cheap air max sho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新疆文化名人:71岁陈世明教授 30年做了一件事

时间:2016-03-24 16:32: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龙年春节前,71岁的新疆大学教授陈世明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是两本飘着墨香的书,它们是《二十四史五代及宋辽金元时期西域史料维文译注》 和《二十四史明代西域史料维文译注》的样书。

这两本书让他30年的愿望画上了一个句号,他平静的人生因一项课题研究喷放出了灿烂的焰火。

这两本书是“二十四史西域(广义)史料维吾尔文译注”课题研究最后的成果。

作为项目负责人,陈世明看着书架上的9本书,眼里满是慈爱。对于他来说,那是他和他的团队孕育的9个孩子,是他用30年岁月执著坚守的事业,是他一生中完成的最伟大的事。

有生之年最牵挂的事

坐在陈世明的书房里,听他讲关于这项研究是一种享受,这个故事照进了一段历史,又在书写着历史。

他说:“这是我有生之年最牵挂的事,我最担心这项研究还没有完成,我就离开了……”

人生看似平淡却又总隐藏着传奇。

他从小喜欢历史,小学就学古汉语,古汉语和历史知识功底很扎实。

陈世明是新疆大学第一批维吾尔语本科毕业生,他和维吾尔族同事用维吾尔语交流,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也是维吾尔族。

1967年陈世明大学毕业到皮山县县委当了6年翻译,在基层工作为他打下了维吾尔语口语翻译和文字翻译的基础。

回忆起往事他说:“那时候,我们两个班有34名学生,大学毕业后没有一个留在乌市的,都去了基层。我是土生土长的乌鲁木齐人,小时候家里穷,我没什么理想,就是爱上学,大学毕业后是哪儿需要就去哪儿……”

1978年,国家实行学位制后开始招收研究生,好学的陈世明又考入了新疆大学中语系攻读突厥语族语言文学专业硕士。1981年研究生毕业后他留在中语系任教,同时进入新疆大学科研处二十四史中亚(广义)资料辑译组工作。

那一年,陈世明40岁,是辑译组里最年轻的成员,也是唯一一位汉族审校人员,辑译组里审校人员都是新疆语言学界、历史学界和翻译学界很有影响的专家。

陈世明的任务是把从二十四史中辑录出的资料和维吾尔译文进行对照,检查译者由于古汉文障碍而造成的对原文理解所产生的错误,然后进行修订。

10余年翻译工作中积累的深厚的维吾尔语、古代汉语和历史知识让陈世明走上了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而文献整理是一项十分枯燥的工作,一般的年轻人根本忍耐不了,他的执著让很多人敬佩。

1987年陈世明开始担任该项研究的项目负责人,他更是把这项研究当作人生必须要完成的一个目标,一直坚守着。

因为热爱,才有了30年的坚持。在正常的教学和工作以外,陈世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二十四史中,有时一个词要查阅大量的史料,要反复斟酌好几天,其中的困难不参与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我们的第一本研究成果1989年才出版,用了近10年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过程真是一言难尽,不知道克服了多少想象不到的困难。”讲述是平静的,又是波澜壮阔的,他的白发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到公园散步、听秦腔,除了这点爱好,陈世明最喜爱的事就是坐在书房里工作、学习,把时间投入到“二十四史西域(广义)史料维吾尔文译注”这项研究里,他用无数挑灯夜战的晚上,用最好的青春年华铸就了一项研究。

几代学者接力完成研究

唐代以前对中亚和新疆有记载的只有二十四史,二十四史中对新疆各个民族的历史、风土民情都有记载。

“二十四史西域(广义)史料维吾尔文译注”这项研究除了陈世明倾注了毕生心血,他身后还有一个学术团队,30年来先后参加这项课题研究的专家学者有15位。新疆大学的卡斯木·阿尔西、扎热甫·多拉特、冯锡时、安塞尔丁·木沙、马德元、司马义·芒力克以及艾尔肯·伊迪里斯等人,还有新疆人民出版社的赛里木江,新疆社科院的海威尔·铁木耳和阿不来提·努尔东,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委员会的陈毓贵,新疆教育出版社的胡大拜尔地·赛里木等,这些专家学者都先后参与了该项目的研究,这个团队的成员由维吾尔族、回族、汉族组成,不同民族的专家学者相互协作,取长补短。

62岁的司马义·芒力克是新疆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的副教授,他看着一本本研究成果,心里充满了自豪。他说:“我是1990年开始参与这项课题研究的,20年的时间里除了上课,其他的时间都给了这项研究。这是一项非常严谨、细致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很值得,也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同时让我对新疆和中亚的历史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

陈世明介绍说,不同民族的语言包含着不同民族的心理特征、文化背景和生活习惯。有时一句古汉语的表述,会引出好几个典故,少数民族同志吃不透,他们就一起讨论,用最贴切的方法表述出来。不同民族的互补在学术研究中很重要。

整个工作环节有史料辑录和史料审定、维吾尔文翻译、译文注释、译文审校和校对,仅译文审校就要经过初审、复审和终审,每一环节都有详细的要求。

在这项研究中,经常会遇到不同历史时期各个少数民族的音译词,像匈奴语、突厥语、蒙古语以及突厥语族诸语言的音译词还原起来有很大的难度。遇到这样的词,陈世明和团队成员都要反复讨论研究。汉语言中大量表示特有事物的词语在维吾尔语中也找不出相应的词语,如历代后宫女官名称皇后、贵妃、贵人、婕妤等,这些词语是音译还是意译,原文中的典故和成语是直译还是音译,这都是专家们需要研究的问题。

30年来已有七八位参与该项研究的专家学者陆续去世,看到比自己年长的专家学者带着遗憾走了,陈世明更感觉自己肩上担子重,除了自己坚持还要保持团队的活力。他说:“看到这9本书全部出版,不仅是我了却了人生最大的心愿,也是告慰已经离世的‘战友’们。”

来源:新疆经济报

上一篇:新疆公布8起知识产权典型案件 下一篇:新疆大学中亚研究院工作报告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bag louis replica vuitton
    cheap new balance shoes cheap beats by dre
    vintage louis vuitton handbags ebay
    nike 5.0 free run
    new england patriots jersey pink